alwayschiddy

野生粉,似乎没有西皮观???

三次老楚凶了小郭,一次他没有(3)(哨兵向导AU)

哨兵向导设定,私设预警,ooc预警,人物设定偏剧版。

前文见主页吧。

再次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和小蓝手,爱你们么么哒。

这次大概是一个口嫌精神体正直的老楚?

第二次(2)

他们没等来S级任务,倒是白塔那边丢过来一堆R级清理任务。

赵云澜在办公室唉声叹气,在微信群里摇了几下骰子,愉快的给大家把清扫任务分下去了,楚恕之对着微信群里骰子的点数和白塔的任务清单对了三遍,有点气又有点好笑的问赵处,“上次清理过一次的废弃医院怎么又要清一遍?”

 “白塔你还不清楚么,官僚……” 赵云澜翻翻白眼,“哦,这几次你带着小郭去,见见世面”

赵云澜说完拍拍老楚的肩膀,“你可不能再这么单下去了哈。”

楚恕之一口气差点在喉咙里。

这也是为什么他看到耳朵边上戴两片叶子的郭长城的时候为什么会这么生气。这厮薅了两片冬青叶,躲在医院门口的绿化带,活生生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怕什么,这儿又不是没来过,清扫任务而已。”

“我我我,我在白塔待了半年就,就只上课,没……没接过任务。”

这小子还是赵云澜从白塔挖出来的?楚恕之哑然。

苍天,白塔现在落魄成这个样子了么。

小医院的大门倒是突然动了一下,楚恕之凭借出色的五感率先察觉到,一把把郭长城从绿化带拖出来,一阵风飘过去,绿化带的枯草燃着了,可燃物不够,火焰扑闪两下熄灭了。楚恕之把郭长城推到身后,扬手放出两把战术飞镖,一把横刀打中一只流窜的小白鼠。

这种实验从来就没清理干净过,哪次不是他们给扫尾?这样想着,楚恕之踹了一脚破败的大门,跟后面哆嗦的郭长城说:“呆鹅,跟上,来长长见识,打扫老鼠了。”

 

汪徵已经在白噪音室住了一段时间,她倒是越住越开心,甚至申请把工作搬到白噪音室来做,吹着空调听着小曲,贴发票贴的异常欢快。

临近下班的时候,赵云澜组织着剩下的人开了个会。他的意思是汪徵还是得特别调查处护着。大庆舔舔毛补充道,“把她送到白塔,指不定上什么刑呢。”

林静嘴贱反驳了一句:“现在白塔不一样了嘛,这是科学实验。”

接着就挨了祝红一记爆栗。

祝红和大庆这一类人,被白塔划归为半觉醒人群,他们的精神体和本体分离不清,精神图景也是一片混沌,可是中间大部分人精神力攻击都可与向导比肩。就像祝红,精神攻击力测试中也能赢过好几个现役的白塔向导。

大庆?大庆太胖了最近的任务是减肥,暂时没有参加过精神力测试。

战争年代,白塔抓了好一波半觉醒人群,进行了秘密实验,还传出了死伤惨重的小道消息。以至于后来过去几十年了,这类人还是不愿搭理白塔。

郭长城同志受的是白塔根正苗红的教育,刚实习不久,对这种小道消息一概不知,听得云里雾里,看得也云里雾里。但万事最怕“认真”两字,他认认真真的看着众人的脸,把每句话都认认真真记下来做会议记录。祝红和林静争争吵吵,赵云澜潇洒的开了一袋新的棒棒糖,“吃点糖,消消气。”

分了一圈之后,赵云澜拿了一根糖在记会议记录的郭长城面前晃了晃,“你倒是最老实的,来给我看看记了什么。”

他抬起头,恰好对上赵云澜一双眷眷桃花眼,水波潋滟满含深情,长睫毛似乎颤动着在下眼睑上打下阴影。转瞬之间天旋地转,寒风迎面吹来,小郭试图迎着风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置身一片雪域,呼啸的风、飘舞的雪花、高耸如云的雪山绕着一层一层的云雾,一道火红的身影闪过,矫健敏捷地攀爬到高处,骄傲昂首长啸,无比萧瑟孤独,末了又倦怠地团成一团燃烧的火苗……

“寒风?”这又傲气又懒兮兮的样子,不是赵处的精神体寒风还是谁?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整个雪域的风雪似乎应声小了一点,绕着雪山的云雾悠悠然散了一层又一层,微弱的阳光从云缝中透漏出来。火苗一样的狐狸倏忽起身,似乎向着天空张望。

“郭长城!”

赵云澜一拍桌子,小郭同志整个人哆嗦了一下,恍惚之间周围又变成了办公室的模样,他回味起刚刚的雪域,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张张嘴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你怎么会进我的精神图景,屏障你怎么破的?”

刚刚还在喧哗的办公室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是这安静没持续两秒,就看到不知道哪里来的火红影子试图蹿上办公桌背后的书橱,还未落脚,一只白团子不知从何处掉了下来,撒丫子往门口跑,红狐狸矫健的跳下来,一路追赶过去。

精神体都在高维世界活动,对这些书橱地板造不成什么伤害,林静他们却感觉这办公室稀里哗啦的快要烂了。

“寒……”赵云澜反应过来按下怒气,正准备喝止这场闹剧。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灰色影子“噌”一下朝着那团红色白色的乱局扑过去,咬住红狐的后腿,寒风哪里肯输,两个影子撕咬起来,一时之间场面更加混乱。

“老楚你怎么也添乱。”林静痛苦地捂着脑袋,精神体打架释放出来的精神力够他这个普通人喝一壶的,怎么这么倒霉,明明就是过来当科技顾问的,这样下去早晚折寿三年。祝红伸手捉住他的手,试图用精神力安抚一下他,只可惜她专攻攻击和魅惑,治疗方面的精神力弱到可以忽视。大庆也看傻了,悠然摇着的尾巴也不动了。

还是赵云澜反应过来,喝了一声:“寒风!回来!”

火焰一样的红色狐狸惊醒一样从战局中撤离,迅速奔到赵云澜身后,优雅的舔着自己的前腿,试图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灰狼山神兴奋地叼着白团子,讨赏一样小心翼翼的放在郭长城脚边,拿鼻尖小心触了下小白,有点兴奋的摇着尾巴。郭长城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伸出手想把小白抱过来,山神似乎会错了意,眯着眼睛去蹭郭长城的手心。

“咳……”楚恕之咳嗽了一下,寒风吓一跳似的哆嗦一下,灿灿的夹着尾巴回到溜到楚恕之那边。

空气转瞬之间又陷入安静。

“行吧,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赵云澜凭着在酒桌上打拼出来的魄力打破尴尬,不情不愿的开口,“咱们得想想,白塔怎么丢过来这么多R级清扫任务。”

“哦,那个,”郭长城哗哗的翻他的本子,“白塔丢过来的R级清扫任务,我……我和楚哥去处理了医院,大庆去了城北的别墅,红姐处理了工业园区的厂房,还有,然后……”

“然后……还有南郊,我昨天去处理的,山还没摸着就受到攻击赶紧撤回来了。喏,精神图景就变成你看到的样子了。”赵云澜接上小郭的话茬,“还剩下这几个大家还是小心为好。白塔这些任务不简单,去南郊山区的任务,咱们准备充分点儿,全员出动。”

他坐回自己办公椅休息,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说起来,大庆,咱们是不是就是在南边的山路上捡到的汪徵,去的时候可得小心点儿。”

小郭赶紧执笔把赵云澜的话一字一句工整的记下来。

 “傻子,说的就是你!”楚恕之看他只顾着记会议记录,没好气的提高了嗓门,“好好听着,往脑子里记!别就光记本子上了!再跟上次一样老子救不了你!”

“哦!”郭长城委委屈屈。

“嘿,老楚你凶人郭长城干嘛。”祝红眼珠一转,嘴角似乎带上了笑意。

“呵呵,不干啥!山神,走”楚恕之起身就撤,山神委委屈屈扭头看了眼郭长城,丧气十足的夹着尾巴跟了上去。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