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chiddy

没有CP观的野生粉。
擅长爬墙,跑酷十级。

三次老楚凶了小郭,一次他没有(1)(哨兵向导AU)

哨兵向导设定,私设也有吧。

ooc预警,人物设定偏剧版。


楚恕之第一次见到郭长城的时候就想打他,顺带还想去赵云澜办公室发发脾气。

天知道赵云澜是怎么想的,特别调查处缺的应该是哨兵,一个能顶十个的那种,向导?有林静搞来的向导素就够了。

此时,窝在地上的新员工保持着电动打蛋器开了电源的频率浑身颤抖,刚换的也不知道是谁的黑色制服,明显比他本人大一号,此时也保持着同样频率但是又慢半拍的节奏开始抖动,连带着胸口划着的“实习”标签刮擦出奇怪的声音。

“不是,你再说一遍叫啥?大点声!”楚恕之烦躁的打死了刚刚试图跑到顶楼的一个小鬼,冲着新员工吼了一句。

“郭……郭长城……”新来的继续打着颤,要是他不窝在地上打着颤的话,兴许还是挺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不过一看就是大半年没出来晒过太阳,刚刚带他冲到顶楼楼梯,当场累瘫,浑身颤抖,毫不含糊。

不对,他说他是向导就是向导?他的精神体呢?

楚恕之发现了盲点。

他瞪着郭长城上下审视一番,又瞪着楼梯瞄了好几圈,确定只有自己的灰狼——山神,还有赵云澜风骚的狐狸寒风。

“我说,这谁塞进来的关系户?”楚恕之恶狠狠地对着耳麦说。

“哎哎,老楚你别急啊,这位刚来几天,你客气点儿,这关系着咱们将来的……”林静话没说完,老楚就听得耳麦中一声闷响。八成是林静爆了爆米花,两成是他又炸了仪器。

这一响,老楚就感觉是往心中的怒气中加了一把火,一直在他身边绕圈的精神体灰狼也住了脚步,呲出牙漏出一两声喉咙里的怒吼。

“老楚你别急啊,”公共麦中传出赵云澜无所谓的声音,“这人我留着有用哈,你可别吃了他,我在医院顶楼,逮住了,你们收收尾,剩下几个小鬼该吓唬吓唬的吓唬一下,该打一顿的打一顿哈。”

嚯。人的怒气到达顶点之后就开始升华到一种脱俗的境界,老楚现在反而感觉自己没脾气了。

尤其是赵云澜忘了关公共频道,一声又一声的“沈教授”传的到处都是。

“你你你……你是他们说……说的……老楚?”

原来还是个小结巴。

灰狼在楼梯蹿上蹿下,剩下的小鬼精神力不强,赵云澜处理了顶楼的之后,这些小鬼跑的跑,逃得逃,灰狼不必多费力。

然而那个郭长城仍然趴在地上抖筛子。

“他其实表现的不错了,前几次都是晕过去的。”公共频道里传来汪徵的声音,这会儿她开始统计战损,几次精神冲击估计也给医院那边带来不少麻烦。

“嗯……”楚恕之假装全部精力都在打扫残局上,内心又开始思考盲点。

“喂,”他冲郭长城抬了抬下巴,“你的精神体呢?”

却看到一秒钟前还在地上抖筛子的人,正在挣扎着扶着楼梯把手起立,被他吼了一声,差点一个趔趄掉下去。

“它它它……它一害怕就……”郭长城使劲挠了挠头,好像挠头就能把精神体挠出来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灰狼山神一个俯冲从顶楼台阶跳到郭长城面前,呲开牙凶他。

“嘿,别闹。”楚恕之安抚他的精神体,然而已经迟了一步,郭长城嗷的叫了一声,把楼道里还没来得及跑的那种瘸了的小鬼吓了个半死,小鬼也跟着嚎了一声,化了一阵青烟跑了。

楚恕之觉得一阵耳鸣,侧头避了一下,回过神来发现郭长城保持了一种鸵鸟姿态,抱头蹲在扶手一侧,他头顶上似乎有一团毛茸茸又白净净的团子,跟着郭长城一块抖着,他凑近两步,跟着抖得节奏仔细看了看,隐约看到白团子上还有粉色的长耳朵在跟着一起摇摆。

兔子?

楚恕之跟灰狼面面相觑了一秒。

得,爱怎样怎样。他伸手拍了拍郭长城,说了句“走了”,就头也不回的收东西准备回办公室。

 

一回办公室,他就把刚刚在医院做任务时的想法丢的一干二净,谁说爱怎样怎样?这事儿还真就得讨个说法。

楚恕之去找赵云澜理论,说太浪费他出任务的效率。赵云澜叼着棒棒糖,一本正经的跟他说了没有向导的哨兵有多惨,三个例子没吓住他,于是开始说特别调查处着两年办公室有多小,话锋一转又说郭长城他亲戚的朋友的亲戚答应给特别调查处换个办公室。楚恕之说不过他,倒是又给自己添了不少火气。

一出办公室,汪徵递来杯金银花茶,带着她常见的有两分哭丧的微笑说,“金银花败火。”

还没容他端起杯子,赵云澜又从办公室踱步出来,道:“这个新来的实习生哈,精神力没问题,体能差点哈,你带着他训练一下。”

“行,没问题。”金银花茶的玻璃杯险些被捏碎。

他放下杯子,起身就去捞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郭长城,轻轻松松一把捞起来,拍两下脸把人给拍醒。

“处长说咱们加强下体能训练,走吧,去健身房。”楚恕之尽力保持友善,但是在坐在旁边小沙发休息的祝红看来,他的脸处在一种似笑非笑的狰狞之中,更吓人了。

郭长城再次成功被吓懵,在医院捉鬼的时候本来就吓得他脱了一身力,刚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有被人捞起来要去训练……

他扁扁嘴,白净的脸上挤出几道皱纹,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愣是睁不开了。

此时楚恕之已经走到了门口,一看郭长城没有跟上来,终于来了一句怒吼。

“快滚过来!”

仿佛一声闹钟,把郭长城成功吓醒,抄起衣服就起身,猛地一下膝盖就磕到了桌子,他又嗷了一声,捂着膝盖连蹦带跳往门口爬,嘴上还嘟囔着,“好凶啊。”

祝红动了动耳朵,眼都不抬,红艳的嘴唇一动,小声道,“是啊是啊,就是专门凶你的。”

——tbc?

评论(10)
热度(88)
© alwayschid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