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sta

没有CP观的野生粉。
擅长爬墙,跑酷十级。

【巧咖无差】lighthouse 下(完结)

_(:_」∠)_ ……刚刚手抖误删了

5、happiness does not wait

巧克力最终还是承认,世界上的爱情还是能够拯救一切。

商船误入了堕神搅起的风暴,船员们在风眼中度过了漫长的几天,一个个晕船晕的不行,软绵绵的得让人搀着才能下船。

这不是一个陷阱,也不是一场背叛。

“这些堕神是在躲什么?是不是还会有……”提拉米苏的声音温柔又透着担忧。

“达令,”巧克力说,“好在我们完成了委托,不是?”

被救下来的船员被安置在船舱,这艘商船这一趟算是饱经磨难,运往耀之洲的货物多半进了水,船长哭的惨兮兮的,看到海盗首领的时候还吓得两腿哆嗦。海盗首领看的也一哆嗦,后退半步嚷嚷着:“干嘛,我又没打劫,你少讹人,我不赔。”

红茶也难得的笑了,接着就被牛奶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胳膊:“别动,我给你包扎呢。”

巧克力最后在船舱里那群衣衫褴褛的水手中间找到了金发姑娘的情人。其实好辨认的很,这个少年脖子上挂着一个长长的吊坠,吊坠是块稀松平常的护身符,但是血和汗水浸湿沾满污渍的绑绳中间透出阳光一样的明媚色彩,跟那个姑娘的金色长发一模一样。

巧克力走近了,微笑着,看着这个少年,说:“这位先生,请问你的吊坠?”

他猛然抬起头,露出沾着油污血迹的脸,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护着吊坠。

巧克力突然觉得好笑,欠身说:“有一个姑娘一直在等你,就在森林深处的撒旦咖啡屋。”


少年的眼睛跟那个金发姑娘有些像,一个是蓝眼睛,一个是棕色眼睛,但是眼睛的形状都是圆圆的,眼角微微翘起带着不言而喻的骄傲。

这事儿是后来巧克力发现的,他自告奋勇的带着少年去了一趟城里,买了新款的小西装。深蓝色的小马甲套上去之后,少年凭空多添了几分成熟。而后他带着少年去收拾头发,去花店挑鲜花。

巧克力朝花店小太妹微笑,递上金币。少年好像终于忍不住了,对他说:“巧克力先生,还是我自己付钱好了。”

巧克力还是微笑,回头对他说:“这本来就是你的小情人给我们的委托金,换个人情如何?”

少年很成功的被他的话惊的不能动弹,眼眶溢出泪水,哆哆嗦嗦:“怪我,如果我这次成功了,就有钱娶她了。”

“她虽然一头金发,可是并不想嫁给金币,不是么?”巧克力转过身来拍拍他的肩膀,脚步轻松的走到新送到的花束面前。

“我还是觉得香槟色玫瑰更配她,先生你觉得呢?”巧克力说。

“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少年呜呜咽咽。

少年还在抖抖索索,从肩膀开始,带着棕色短发的头发丝跟着抖抖索索。巧克力抚摸着香槟玫瑰,想起了姑娘暗淡了的金发,有了爱情的滋润,金色的头发又会恢复往日的活力吧?这种事情,是可丽饼带着逛街帮不上的。

香槟玫瑰刚刚撒了水,小太妹乐呵的介绍,这是刚刚摘下来的玫瑰花,好好放在加了养料的水里养着能放好多天呢。小太妹眼神期期艾艾,递过来一支包好了的紫色勿忘我,巧克力眼波流转,抛了一个媚眼,把没有香味的花凑到鼻尖嗅了嗅。

“谢谢,以后我看到他就会想到你。”巧克力说。

不过这束花不光让他想到了小太妹和花店里常常有的五光十色的画板,纸一样薄的花瓣,有点妖异又高贵的颜色,像他那天看到撒旦咖啡店众人的样子。一恍然之间那种浑浑噩噩的感觉又重新回来。

——要知道生活中不只有背叛,还有希望。

哦,是希望啊。香槟玫瑰上落着的水珠散射出五光十色的光线,巧克力低头看到,自己一直带着的蓝宝石吊坠也折射出晶莹的蓝色。那天他找寻到了背叛女主人的人,玫瑰花的藤蔓就要刺向那个男人脆弱的脖子,也是这样一种恍惚的混沌感刺中了他。

如果那一枝玫瑰花藤刺下去,他会获得解脱,也会下地狱吧……

是撒旦咖啡馆的飨灵过来救了他。提拉米苏挥舞着勺子释放了催眠术,人类晕厥在地,咖啡拦下了那只玫瑰花藤,那只藤蔓不受巧克力的控制绕上咖啡的胳膊,紧紧攀援,刺出的鲜血滴答落地。受伤飨灵的墨镜狼狈的歪了,浅蓝色的眼眸死死盯着他,摊开的手掌中是那串蓝宝石项链,阳光中折射出晶莹的蓝色。

——你的御侍想要救你。

救我?从可怖的背叛之中拯救我么?用什么拯救呢?背叛是漫步在黑暗的丛林,丛林中是鲜血的铁锈味儿,铁锈味中能品尝到苦味,是来源于爱情的求之不得,是来源于求之不得的苦涩。如果生活是一盒巧克力,每一块不都带着可可的苦涩么?

“您要这束香槟玫瑰么?”花店小太妹问道。

这种混沌之感被人惊醒,巧克力抬眼看着小太妹,说:“哦,是的是的。”

他们包好这束花的时候,少年的哭泣终于缓解了一些,低垂的发丝也不在颤抖。巧克力笑着跟花店小太妹道别,扬起手中的香槟玫瑰冲少年说:“走,我带你完成我们的委托。”


他们穿过漫长的小路。走到半路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少年捧着一盏灯笼走的小心翼翼,那束香槟玫瑰被他紧紧握在手中,姿势从来没换过。

撒旦咖啡馆搬到森林深处的时候,巧克力未能参加,不过他参加过一次大扫除。石头屋子,四周是高大的落叶乔木。牛奶打扫了一整天,偏偏不是很得章法,一屋子细细的灰尘飘得到处都是,闯了祸的飨灵拎起裙子跑到小溪边打水,留他在门口呛的咳嗽。

这时候从门口望去屋内,正好看到撒旦咖啡屋店长在吧台的影子,在夕阳下拖得长长的,影子仰头,店长的金发也在一缕夕阳下熠熠。满屋子的灰尘慢悠悠折射着夕阳,整个屋子像是笼在暖阳阳的轻纱之中,轻纱也拢在咖啡屋长身上,那道修长影子缓缓抬头。

接着就是一个重重的喷嚏。

想到这儿,巧克力笑了。

“先生,是这儿么?”少年忽然停住,怯怯问道。

巧克力望过去,通往撒旦咖啡馆的小路两侧挂着一串串荧光小吊灯,整条路灯火通明。顺着看过去,整条路浸没在璀璨灯火之中

巧克力听到一声清脆的呼喊,身边的少年把灯笼直接摔在了地上,一团金色的毛球往他这边扑过来,他这边一团棕色的毛球也往那边扑过去,算是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情侣,终于在飨灵们的帮助下团聚。

巧克力拎着摔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灯笼,慢慢往咖啡馆走。这条小路灯火璀璨,峰回路转之间,深秋枯瘦的层叠枝丫中间流出同样璀璨的灯火。他哑然,拨开挡住小礼帽的枯枝,撒旦咖啡馆映入眼帘。

咖啡馆精心装饰过,屋檐嵌了一圈灯火,连平时不起眼的招牌也换上了荧光色的灯牌,在没有月亮的深秋夜空中,与漫天的星辰融为一体。

飨灵们在院落中燃起篝火,他过来的时候原本不大的火焰蹭的一下蹿了上来,提拉米苏温柔的笑,马卡龙和可丽饼早已快活地跳起来喝彩,牛奶依然一副看透一切的模样,对着红茶说:“新装上的灯好丑。”

咖啡站的离他们稍稍远一些,像往常一样捧着一壶咖啡,深褐色的液体远远看过去就是体味到了苦涩和香醇。灯火为咖啡的侧影镶嵌上了一个金边,他的墨镜,远远映出了剧烈燃烧的篝火。

巧克力走过去,向飨灵们微笑,绕过篝火来到咖啡的身边。

巧克力变魔术一样变出那支紫色勿忘我,波光粼粼的蓝眼睛垂下来看花,又抬头看咖啡。他很精准的避开咖啡壶,避开咖啡的墨镜,温热的鼻息洒在对方的耳后。

“你才是我的希望。”

巧克力说完,满意的感到咖啡身形僵住。

等了很久之后,他听到了咖啡轻轻的嬉笑声:“你现在相信,生活中除了背叛,还有希望了?”

是啊,巧克力这样想着,却不想亲口承认。有人会把他从地狱边缘拉过来,有人会在他全然冷漠的时候赐予他生命力,有人会告诉他人类也是可信的,有人会为同伴建造起一座房子,灯塔一样的指引他们……

“你呢?你现在相信爱情了么?”巧克力反问道。

咖啡轻轻笑着,空着的手拍拍他的背,拿起那支紫色勿忘我,凑在巧克力的耳边,哼起一首短歌:

“Dreamer of a lighthouse in the woods

(森林中灯塔里的梦想家)

To help us get back into the world

(帮助我们回到现实生活)

Cause I know I've seen you before

(因为我知道我与你有过一面之缘)

Won't you shine a little light on us now?

(为何你不为我们点燃灯火)

Won't you shine a little light in your own a backyard?

(为何不在你家后院点燃火苗)

Won't you shine a little light in your own backyard?

(为何不在你家后院点燃火苗)

Dreamer of a lighthouse in the woods

(森林中灯塔里的梦想家)”

——END

评论(1)
热度(5)
© gu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