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sta

没有CP观的野生粉。
擅长爬墙,跑酷十级。

【巧咖无差】lighthouse 上

写个手游同人复健一下……

标题和章节名儿都是emmmm曲子名儿吧,有滴还挺好听的。有名句引用懒得标注了……

自娱自乐~

以及:食之契约使我肝疼。


1. To Build a home

提拉米苏第一个感觉不太对。

那天是深秋时节,秋天的风卷着落叶,给门前的小径撒了一层金黄,早上醒来的时候会有雾气,过滤掉了湛蓝天空。

撒旦咖啡馆接到一个委托,是人类亲自送过来的。金色头发的小姑娘乖巧坐在吧台,瘦的脸颊凹陷,让她一时间回想起饥荒和战乱。

金发姑娘坐在此处,周围围了一圈飨灵,颇为忸怩。提拉米苏摆摆手让大家继续忙,坐在吧台一侧同她聊天。

问过之后,姑娘却说:“我有一个爱人……”

葡式蛋挞端上刚烤出来的牛奶曲奇,瞄了一眼又去后厨忙碌。提拉米苏眼睛里挂上了往日的怜悯。

啊呀,爱情真是堪比饥荒呢!提拉米苏想。真惨,为了爱情都饿成这样了。

谁知道金发姑娘看着牛奶曲奇,不知是葡式蛋挞的模样让她回忆起什么,还是牛奶曲奇让她回忆起什么,她竟呜呜咽咽起来。

哭声惊动了给客人送餐的牛奶,正在磨豆子的咖啡,以及在门口装饰挂饰花篮的巧克力。

提拉米苏认为巧克力的技能应该是瞬移,比如说这个时候,她堪堪开口喉咙里的话只蹦出一个“啊……”,巧克力已经站在她们面前,手里捏着一支准备插在花篮里的红色玫瑰,蓝眼睛波光粼粼。

“可爱的女士,你的头发像这朵花一样璀璨,希望你的笑容也像它一样。”

方才给客人倒茶倒了一半停住的牛奶重新开始倒茶,提拉米苏喉咙里的话化作一声叹息,接着磨豆子的声音重新响起,吱呀吱呀仿佛比先前更响。

金发姑娘抽抽鼻子,他们终于在呜咽中听出事情原委。

“所以,是这样么?你的情人登上了去耀之洲的商船?可是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还没有回信,你担心他……另有新欢?”提拉米苏总结着,示意牛奶给这位委托人倒杯水。

眼看着牛奶拎着白色裙角过去,他们的店长倒是“纹丝不动”,手上继续磨豆子。提拉米苏觉得店长这次应该是磨豆子做意式咖啡?这么久应该磨得很细了吧。

巧克力的蓝色眼睛依然波光粼粼:“达令,通往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金发姑娘擦擦红了的眼角,疑惑的看着他们。

“但是,别怕。”巧克力把那支红色玫瑰枝丫折干净,用了飨灵的技能魔法一样除掉小刺,别在金发姑娘的耳边,“这次有我陪你,我会带你走向真爱的,美丽的姑娘。”

那支红色玫瑰突然衬的那金色头发有些暗淡了。

 

金发姑娘在咖啡馆呆了一整天。提拉米苏想尽办法安慰。可是,每每说道她的情人可能的某种境况,小姑娘总是会想到更糟糕的情况。所有安慰的话语在她听来全都带着悲伤的色彩。

提拉米苏越发觉得难过,为什么人类总要往糟糕的情况想呢?提拉米苏手中握着的勺子,沾上了手心沁出的汗水,越来越滑,她握的越紧越是要挣脱她的控制。

末了,还是别的飨灵解救了她。

可丽饼回来,摇着小扇子说:“小姐姐陪我去城里买奶茶喝好不好呀?我还想买新款的胭脂,听说运过来一批耀之洲的胭脂,打扮的美美的,等你家小哥哥回来哦……”

那个姑娘方才绽开一个笑容,挽着可丽饼的手出门了。

提拉米苏目送他们出去,长舒一口气,把手中的勺子放在吧台上,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所以,为什么要到城里喝奶茶呢?”牛奶拎着白裙子,语气轻轻,声音轻轻,浅色眼眸里透露着看透一切的犀利。

“她们开心就好了。”咖啡接上话,手里拿着一罐磨的细细的咖啡豆,“我会联系对岸耀之洲的飨灵,问问那艘船的事情。”

果然咖啡还是像以前一样值得依赖。就像他的西装三件套,白色挺括的衬衣和蓝色的小马甲。

“不过,巧克力你有时间还是去陪陪这个姑娘吧。”提拉米苏还是有点担忧,总不能用花钱来疗伤吧?

“我?当然没问题。”巧克力给了她一个笑容,随手把黑色卷发撩了一下,蓝眼睛稍稍眯了起来,“不过,某人不会嫉妒么?”

诶?嫉妒?

提拉米苏还没转过弯来,接着就听到玻璃罐子搁在桌子上咚的一声。

“提拉米苏,你不在意吧?”咖啡背过身去收拾咖啡罐子,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啊,我当然不会,都是为了爱与和平。”

提拉米苏说完之后突然有点后悔,空气中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对。她发誓巧克力笑出了声,虽然只有那么一声。


2.Rain

红茶第二个感觉不太对。

竹烟典当行那边传来的消息,这艘船或许真的在海上遭遇了事故。耀之洲的飨灵们打听到船最后消失在一个奇怪的海域,那片海域夏天的时候台风肆虐,从来没有人敢走。

告诉他们这个消息的是烧饼,他吃光了一整碟子抹茶千层蛋糕,差点上嘴舔碟子,咂咂嘴评价了一句,你们这儿的点心真是太甜了。

“哦对,这片海域经常会有奇怪的风暴。”烧饼舔着嘴角补充。

其实这次为了接待耀之洲的客人,撒旦咖啡馆的飨灵还是盛装打扮了一番。咖啡换了一件新的西装外套,提拉米苏把本来就很亮的勺子擦的反光。牛奶穿着粉色花边的小裙子,很体贴的给烧饼加了一份双倍意式浓缩,不加糖的那种,说:“这是我们店里最不甜的饮料了,特意给你做的。”

烧饼喝了一口,苦的差点哭出来,可怜兮兮的望着牛奶,而牛奶的白色眼眸里又出现了那种无所谓的意思。

傍晚,送走了烧饼,咖啡屋里安静了不少。

按理说这个季节,台风也会少很多啊。红茶叼着糯米糍,心里把海上的航线又想了一遍。这次可以去找海盗帮忙么?

客人走了之后的夜晚,她觉得上次小臂上被堕神伤到的地方有些隐隐作痛,担忧是不是明天要下雨。这个秋天的雨水还挺多,从夏天就开始的一下雨就伤口痛的毛病,直到深秋还在折磨她。翻来覆去之后,她还是悄悄起来,想去找牛奶的医药箱,自己敷点止痛药。

她轻手轻脚走过黑漆漆的楼梯,咖啡馆大厅只亮着一盏油灯,微弱。烛火摇曳,灯光下的飨灵身影也跟着摇曳、变形。灯火下还有羽毛笔落在纸上的声音,像名伶的脚步。

是咖啡在写信吧?红茶想。

夜晚,咖啡会整理收到的人类委托,寻找出能做的可以做的,竭尽一切去做。

上次好像是有个三岁小姑娘想吃冰激凌?葡式蛋挞直接端了一整个冰激凌蛋糕去了。

明天,会有什么委托等着他们呢?红茶这样想着,手臂有些疼,咖啡馆外的风也愈发大了起来,明天会有雨么?如果有雨的话,手上的伤又要隐隐疼一天了。

油灯的火焰也跟着摇曳,羽毛笔落在纸上的声音停住,红茶从黑暗之中看到咖啡的侧脸,往日隐匿在墨镜下的凹陷下去的眼窝,浅蓝色的眼眸在昏黄烛火下变得幽深。

像她往日生活园林中的湖水,幽深不见底。

“这有可能是一场背叛,你不担心么?”

咦?咖啡馆大厅的声音响起,听着像是巧克力的声音。红茶盯着咖啡馆大厅,朝着油灯照不到的地方使劲看了看,是几道亮闪闪的光,像是他的眼睛和亮闪闪的项链。

红茶心想,长得黑也不是没好处,不过长得白也不是没好处?那个白裙子的飨灵说过,她当时在咖啡馆门口捡到红茶时,露出的一截莹白皮肤灼灼反射着阳光,若是没有这茬,只怕是要埋头路过了。

“总该往好处想,不是么?”咖啡的羽毛笔搁在桌上,轻轻磕了一下。

“我见到过很多背叛。负心汉抛弃他的情人,小美人抛弃她的情郎。不过前者多一些。”巧克力一向撩人的声音突然有些欠揍,“这个男孩子谎称远行,骗这个姑娘,也是很有可能的,你说对不?”

烛光中一个拉长的人影摇摇晃晃,是巧克力从黑暗中出来,脖子上挂的项链蓝盈盈、星辰一样闪烁。接着桌子咯噔一响,咖啡修长的影子也与之应和。

“大家都说生活是一盒巧克力。”咖啡稍稍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倒觉得,不要忘了最后一颗巧克力,那是藏在角落的希望。”

红茶揣摩着这句话,忽然从巧克力之前的话语中品出了点绝望。明天去找海盗问一问吧,也许他们知道海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要是有机会,说不定还可以带上撒旦咖啡馆的飨灵们乘船。也许能沿着路找到姑娘的情郎,假若是背叛,也能让这段爱情死的彻彻底底。

“你怎么不去睡?”

背后忽然响起幽怨的声音,轻的只能她一个人听见。红茶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到了穿白裙子的飨灵,是牛奶呀!红茶长长叹口气,看到牛奶浅色眼眸中的深夜倦意。

“是伤口疼么?要下雨了空气很潮湿的,我担心你伤口。”牛奶拉过她的手,仔细查看,“你不要随便敷止疼药,有事情就告诉我,我帮你再敷药包扎。”

说着,就把红茶往楼上拉,转身走了几步,牛奶忽然回头冲着红茶微笑,食指比在唇上。

“嘘……”牛奶眯眯眼,“不要打扰店长他们。”

红茶觉得奇怪,打扰是什么意思?

牛奶转身拉着她上楼,翻出她的小药箱子,给红茶敷药。牛奶的房间里有暖暖的味道,红茶忽然放心了下来,每次作战受伤的时候,她都会来到牛奶的房间,白裙子飨灵就像现在这样拿出她的小药箱,一边给她清理创口,一边絮絮叨叨说她不够小心。

窗外的风似乎更大了,开始呼啸。明天会是一场大雨么?

隐约之间她还觉得这间房子晃了两下?

看来马上就会有一场大雨了。红茶盯着胳膊上的伤口和给她仔细包扎的牛奶,困倦暴风一样的袭来,她打了个呵欠。

总归是要有希望啊,明天,天就会晴朗了。

——tbc


评论(1)
热度(1)
© gusta | Powered by LOFTER